選緘者發聲~台灣篇

「關於我們的事,請讓我們參與」(nothing about us without us)—
選緘者(SMers)為自己發聲!聽聽他們說什麼、需要什麼,是理解的第一步。
👩沐宜:
我想告訴有相同情形的人,不管你現在年紀多大、處在什麼樣的階段,我知道你能夠熬到現在,很辛苦。在這樣不太友善的環境裡,能夠持續的學習,你真的非常勇敢。我只想分享一個幫助我蠻多的想法:不管別人多誤解你,你有多挫折、多想要放棄、多想要逃避,這都是一段經驗。千萬不要覺得自己不好,其實你並沒有錯,只是還沒有找到跟這個世界互動的方式而已。也許未來的世界會更加包容,更接納不同特質的人的存在。現在也有一群人發現我們的存在,願意幫助我們,所以其實你並不孤單。
(從影片第19分鐘開始)

👧Milly:
選擇性緘默症的孩子往往被埋在最底層,外觀上與其他人沒有明顯的不同,也因為安靜,常常被認為是「乖孩子」、「好學生」。 很幸運的我,沒有在最黑暗的時候結束自己的生命,現在努力為選緘的孩子發聲、為所有特殊孩子發聲。 但一個人的力量不夠,需要大家一起關注這個議題、關懷所有需要幫助的孩子們。愛、關懷、接納是特殊生常常最渴望的,請不要試圖「改造」我們、「治癒」我們。請記得永遠帶著一顆愛、同理與關懷的心,對待每一位孩子。

👸小彩:
當聲音卡在喉嚨裡,感覺自己就像一條誤吞大象的小蛇,快要窒息。不能說話,影響我的學習、人際和生活。如果沒有繁星計畫,無法面試的我,是不是上不了大學?將來我如何應徵工作呢?我能不能照顧自己和親愛的家人呢?我不是討厭妳,只是表達好難。我逃避社交場合,因為害怕別人看我吃東西。我經常呆傻一號表情、沒有直視你的眼睛,因為焦慮冰凍了我的身體。好想、好想,和你做朋友,超越語言的心有靈犀。如果你願意,我會謝謝你給我的每一次機會。
💁Sophia:
我很想跟你說話,但我很緊張,所以說不出話來。在我心裡,你看不到的地方,有繽紛多彩的世界,不過你們聽到的卻是……空白。在學校、在我熟悉的環境以外,我很安靜、很敏感,不去廁所,也不在別人面前吃東西。其實我也想要跟你們一起玩、一起聊天。我帶著一顆很善良的心,也很珍惜你們每一個人釋出的善意喔!我需要多一點點的耐心,真誠的對待,不要刻意的注視我,也不要遺忘了我。我會很努力的練習,但我也需要你的友善,說不定你就會找到了開啟我心門的那把鑰匙喔!

💃竹子:
13歲以前,只要一到學校,無論我如何想說話,都無法發出聲音。甚至國小低年級時,我無法從座位上站起來,我凍住了!我想告訴你們:不要忽視這群受緘默折磨的孩子、青少年或成人。強迫他們發言、說他們沒禮貌或叛逆、嘲笑或欺負他們,這些認知都是錯誤的!任何個性都不應被否定,極端焦慮、內向的選擇性緘默者也是。即使他們無法在公共場合安心說話,也該受到尊重和保障。我現在24歲,開始喜歡自己的生活,希望困於緘默的朋友不要害怕,一切都會變好!

🙍鞦韆菟:
從有記憶以來,我一直都很害怕和人說話。選擇性緘默症的人想開口說話,卻因焦慮而發不出聲音。其他人常把不說話這件事,當做是他們能控制的,對他們的緘默感到憤怒,於是讓他們更焦慮。國小和國中時,學校的心理師造成我對心理治療極大的恐懼,導致我成人之後也無法尋求任何協助。但我卻非常喜歡表演,然而演出時總會暈眩、眼前忽然一片黑暗、心悸、止不住的發抖,每一次演出都深怕自己在台上暈倒。我上台的焦慮,不但不曾好轉,反而隨時間加深,只有獨自一人時才能發揮實力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